比翼苍穹上盖文晓雀

  由于的剂量小,不消几分钟,罗奎就可以自由活动了,他怒视着我们,恨不得立刻把我俩撕得粉碎,一切骗局都昭然若揭,可他却醒悟得太晚,我这个不是美人的美人计实施的非常成功。

  罗奎身上的□□配有定时装置,可远程遥控随时启动,也可设置倒计时,爆炸威力不大,但足以在不伤及周围实物的前提下,把目标对象炸得粉碎。罗奎深知此□□的尿性,即便他的面罩被摘下来,也没敢轻举妄动,甚至都不敢**他背后的盖文。他的小命被盖文紧紧地攥在手心里,只得老老实实地在听从我们的指挥,驱车来到距离梅布尔边缘相对较为隐蔽的地方。

  盖文戴上了之前从拉塞尔家淘来的由黑色布料改成的头罩,随后拉开车门,一脚将罗奎踹下车去。“去吧,你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,祝你好运。”

  我看着盖文的头罩,撇撇嘴,不禁在心里吐槽:都这个时候了,还注意身份保密呢?想必成志的飞行车已经把他的音容笑貌全都记得清清楚楚了,现在戴面罩是不是有点儿晚了?

  当然,后来的事态发展证明,盖文这么做简直是太明智了,这给他减少了很多麻烦。他一贯的作风就是,坚决不给别人留把柄,该取舍时,总是当机立断;该斩断时,总是彻彻底底。

  “哼。”罗奎狼狈地爬起来,冷哼一声,同时狠狠地瞪着我们,有种要在我俩脸上瞪出血窟窿的架势。盖文倒是无所谓,他那脸皮比套在脸上的面罩都厚,倒是苦了我,心里本来就有些歉意,只得呵呵干笑了几声,指着盖文说道:“我也是被他逼的,同道中人,同道中人。”对于以后还得继续在G国混日子的我来说,这个大锅是坚决不背的,而对于将要回到M国怀抱的盖文来说,这个锅背起来最合身了。

  我轻巧地蹦下了车,挽着罗奎的胳膊,做小情侣状直奔购物区。小镇果然被封锁戒严,街上除了负责检查来往车辆行人的士兵,行人少之又少,镇子显得更萧条冷清了。

  “好的。”我自然地将手放在检测仪器上,并用另一只手碰了下罗奎提醒他:“亲爱的,带证件了吗?”

  罗奎的表情很不自然,僵硬地也伸出手来。他在做心理斗争,如果此刻出卖我们,他必死无疑,若配合我们行动,行动结束后怕是也没有好果子吃。

  没等罗奎回答,那个正在低头查看检测结果的士兵抬了眼,看着我们说道:“恐怕你们去不成了,”他努嘴朝向俱乐部的大致方向,“那里已经被夷为平地了。”

  我有些出乎意料,但仔细想想,也在情理之中。那个家伙都已经搜查到拉塞尔家了,那么发现俱乐部地下黑市也是迟早的事情?可我转念又一想,是不是这代表了他已经知晓我的所作所为呢?他会去告发我吗?

  “已搜索到目标位置,刚在梅布尔镇进行了身份检测。”指挥长手腕上的监测系统发出警报。

  话说有了罗奎这个保护伞,我便一路畅通地来到购物区。这个小镇不大,它的购物区位于镇中心,面积不大,商品摆放布置与其他地方一样,鲜肉水产区、水果蔬菜区、生活用品区、办公用品区等数十种大类目商品被安排得整齐有条理,摆放商品的玻璃柜配有产品说明,非常方便顾客查找与了解商品,唯一不足之处,就是商品种类有点儿少,远不及G国首府自由城的购物区商品多,而且,那里的大型购物区多达数十处,琳琅满目,物美价廉,相比之下,这儿的商品种类较少,价格倒是不便宜,谁说小城市物价低的?这话对购物区根本不适用。拉塞尔手卡里的银子也不多了,于是我一路小跑地从最重要的商品买起,当然,还包括我的定位器零件。

  购物区是不提供统一结算服务的,买一种商品便刷一次卡,所幸我买的商品种类不多,而且集中在同一个区域里,所以找起来并不费神。五分钟后,我呼哧带喘地拽着同样也呼哧带喘的罗奎快步走出购物区,这是我打出生以来最快速的一次购物体验了。

  刚走出门没几步,就警觉地听见远处有骚乱声,大概在我们来时的镇子口方位,于是我谨慎地带着罗奎拐进胡同,朝着反方向的另一个镇子口跑去。我在跟时间赛跑,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,**办事效率极高,步步紧逼让我压力倍增,估计罗奎受要挟的事情也暴露了吧?而此时罗奎也在跟时间赛跑,他身上的自爆弹已经进入三分钟倒计时了。

  快到镇口的时候,士兵拦住了正在奔命的我们,我急中生智地大喊道:“我要上厕所,麻烦你快点。”边跺着脚边做完身份检测,那士兵和罗奎的脸色都刷的一下不约而同地绿了,精彩得让我至今难忘。

  刚出镇子,盖文便开着飞行车接上了我们,他始终监视着周围环境,自然比我们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此时,飞行车的实时监测功能和军用车辆定位功能均已关闭,整个飞行车全盘由盖文操控。不得不承认,盖文的驾驶技术,确切地说是他的飞行技术,非常精湛,飞行车导入马伦的控制系统后更是如虎添翼,三两下就将追兵甩得无影无踪,有惊无险。我大言不惭地称赞道,这飞行水平,基本快赶上我了。

  盖文淡然一笑,他并没有把我的自吹自擂放在心上:“刚才,有个陆空联合小队进入梅布尔,是有目的的搜寻,同时马伦监测到有卫星跟踪信号,所以我推测,这几天发生在梅布尔的事情,包括你的行踪,怕是都暴露了。”情况如此危急,他却并不慌张,先是给罗奎重新设定自爆弹时间,后又重新蒙上了他的双眼。待确认一切无误后,盖文才摘下自己的头罩,所有动作都有条不紊,透着沉稳和自信。

  我给罗奎打完迷药针,并把从购物区里买到的信号装置等设备零件给了盖文,然后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静静地发呆。我的心中很是没底儿,如果罗奎暴露了,那么他的飞行车自然也被列入重点监测对象,我们接下来的计划该如何实施呢?

  盖文仿佛看出来我心里的担忧,温柔地将我的手握在了他的掌心中:“晓雀,我们将计就计,你过来,我告诉你该怎么办。”他言笑自若,犹如全盘皆在掌控中。温暖透过指尖扩散开,不知不觉地,让我七上八下的小心脏也跟着安定了下来。

  “恩。”我全心全意地信赖他,00977高手论坛,身体会不由自主地凑到他跟前聆听“圣旨”,却不曾想,他俯身在我的唇上轻啄了一下。

  都什么时候了?居然还有心思儿女情长呢!我恨铁不成钢地双手固定住他的头,反过来对着他的唇,就是狠狠一吻。愿时光静止,此刻永恒。

  日落西山,天色暗沉。我们在离达拉斯卡很近的森林一隅潜伏,这是一处由马伦多角度、多因素测算出来的最佳隐蔽地点。反侦察干扰设备开启,与我们一同隐遁的,还有拉塞尔的那辆货车。

  整个下午,我都窝在盖文的怀抱里,贪婪地享受这难得的、最后的静谧时光,无需任何华丽的言辞,拥抱与亲吻便足以表达对彼此的渴望与情深。至少这个下午,我们是真心的,我们的爱情是坚定、强烈的。我们心里都非常清楚,无论他留与不留,走与不走,未来等待我们的,都将是别离。

  在夕阳划下的最后一丝昏黄光线下,我们十指相扣,紧密相拥;在繁星满天皓月当空的天地之间,我们深情相望,如胶似漆,我的心头却随着时间的流逝,越发感到悲凉酸楚。时光从我们的指缝间流逝,从我们的凝视间消散,我却无能为力。

  盖文将从购物区买来的设备、从黑市买来的武器和装备穿戴好,又帮我也准备好所需的武器与装备。“晓雀,保护好自己。凌晨二点,我来接你。”他离别时一再对我叮嘱。

  我抚摸着小马伦温顺地应道:“恩,你也保护好自己。”我将脸埋在他的%膛,贪婪地呼吸着只属于他的味道。我不担心他离开,我怕,此去经年,再无相见的机会。

  目送盖文乘坐飞行车飞速离去后,我跳上货车的驾驶座,斜眼看了看被紧紧绑在座位上的罗奎,他的脸上已全无血色,嘴上被粘胶封住,身体很是虚弱,但那怒睁的双眼却熊熊有神,恨不得把我剥皮抽筋。我无动于衷,凉凉地对他说:“一千元的锑币不好拿吧,小鱼饵,咱们也出发吧。”随后启动车子,朝着计划中的指定地点狂奔而去。

  有时我会想,我的本性应该是粗犷而冷血的吧,唯有在盖文的面前,我才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装得像个女人,也唯有在盖文面前,我才情不自禁地去扮成吃老虎的猪。

  奇异的事情发生在都市里,既切近生活又有遥远想象。而且文字像小溪流水,清浅温柔。非常难得的好文,值得阅读,大力推荐!